珠帘暮卷西山雨

好希望t2给玩家发信息啊……感觉t2xplayer很适合写病娇
说真的,西贝柳斯是个多好的人啊。帮着亚当斯找玩家,让亚当斯四号自杀,本来可以直接使用亚当斯却还是将秘密告诉他,给他设置考验,纵容他搞事儿,默默监视他……讲真这就算发展不出邪教,也可以算得上是助人为乐。更何况还给了他自主意识,不是脑子进水就是助人为乐上了瘾。
尤其在结尾,我真的想喊,亚当斯就是死了,只要技术还在,你总能再做一个机器啊……为啥就非得执着于一个啊?实在不行你就把自己放进电脑里,跟左拉似的,不行吗?
哎呦现在的强迫症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。
西贝柳斯跟玩家到底是啥关系啊?当时是怎么挑的?还我以为你会和我看法一致……
西贝柳斯可以控制思想。是不是听起来很像绿怪?不会西贝柳斯就是绿怪入侵地球的内奸吧。正好西贝柳斯在研究战争机器人。
看着玩家安慰亚当斯,我在想,要是亚当斯杀了玩家,那个场景可以做恐怖游戏的背景故事。

顺带只是好奇,如果杀玩家的是亚当斯,他会像蓝波死的时候一样难过,还是像杀别的亚当斯的时候一样?
uk是英国吧?
顺带一提,现在看个松鼠搭个车碰见的全是绿眼睛,绿怪的速度可不孬啊
15.玩家因为活体实验而丧失了感情。就在这时候,他找到了那种药物。
小小的蓝色包装让它看起来像是营养液。也许它还真的是,他苦涩地想。记忆又回到了很多年前。
当时他还在公司里,因为太过“叛逆”而被送往活体实验室。他躺在那儿,觉得仿佛有什么玩意儿穿越了幻境。
那是博士的声音。
从那儿他知道了蓝色药剂是干什么的:一种是营养液,一种是喝下去会带来剧痛、缩短寿命、一次性喝多了还会迅速致死的奇怪药物。这种药物不具备成瘾性,而且可以带来感情。
在他训练的时候,尽管明知感情不是公司高层要的东西,但还是想要拿取。
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。为了会带来痛苦的感情,选择放弃生存的机会。没办法,死亡才是他能得到的最好礼物。
后来他逃出了公司,过起了普通人的日子。他没有什么亲人朋友,打工也不需要什么感情。他只是偶尔盯着别人,才稍微地想起某种模糊的东西。
他没有蠢到以为可以就此摆脱公司。
因此当收到主角发来的有关公司讯息时,他没有太过惊讶。反倒是公司,这么不遗余力地替他拉拢盟友,这简直就是人道主义精神。
他不会辜负公司的期望。
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。
虽然说盟友基本上是送到手的,但是他们还没有相信他,甚至盟友们都还身处险境。他需要帮忙,并且从他们的只言片语里捞情报。要做到这一切,先把盟友安抚下来才是正经事儿。要安抚并且理解对方在说什么,需要感情。
把机会放过?这不是他会做的事。
抱着这种觉悟,他注入了一些药物。
副作用有点大,他感觉如坠冰窟,眼前全是过去的血腥场景,几乎看不清屏幕。但他还是缓过来,安慰着对方,倾听对方的一切。
当他猛然注意到手腕上全是针眼而且笔记本上记满了情报,他才感觉好像过去很久了。他已经拉拢到了好几个盟友,也送别了很多次。他思考了很长时间,想知道为什么明明聚少离多,他还是甘愿感受这一切,明明痛彻心扉却能够一点也不吐露。也许博士说得不对,药物是有成瘾性的,这就是为什么他愿意付出那么多。
他以前没想过自己能够做到这些。
一切都结束了。那些阅读过他讯息的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望能够见一见他,哪怕只是擦肩而过也可以。
他差点笑出来,坐在电视前摇了摇头,他们还是原先那样,谁都没有变。
外面是一片纯白而安静的世界,雪花纷纷扬扬地洒落。他安静地靠在沙发上,看起来像是睡着了。
15.玩家因为黑暗的过往而无法和别人有肢体接触,也不愿意向别人敞开心扉。为了治愈他,主角从轻微触碰开始逐渐发展到拥抱(最后可考虑来段sex)

万事俱备只欠太太
15.因为过往的黑历史,玩家拒绝了和别人靠得太近,拒绝了握手之类的身体接触。
没错,他就是那种可以生死以付的人,却不能和你有哪怕是一下轻微触碰。
所以当他一脸下定决心的表情向你张开双臂时,你以为他坏掉了。
“没什么……就只是,抱住我。”
15.玩家其实可能虽然温暖,但也带着罪恶。
15.玩家和无数的自己其实会自相残杀,因为人类无法接受拥有异乎寻常的能力的他,所以他甘愿选择死去来为这个世界提供最后的帮助。
15.玩家是个不受控制的怪物,偷偷地躲在黑暗的地下室。
15.重要问题:假如玩家为了保全有生力量(有能力的自己)而杀了其他世界里无辜的自己,那玩家算是有罪还是无罪?
15.重要问题2:如果玩家杀了其他世界的自己,那算是自杀还是他杀?
15.如果玩家和主角不在一个时代,会发生什么?
15.想看玩家穿越!求太太!
15.兰德遇见玩家的话,感觉事情会有趣。
为什么艾丽卡要和弟弟去异世界?正常的情况难道不是艾丽卡和弟弟一起回来吗?弟弟兰德想要给她看的又是什么?(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东西,难道是格林的生产线?)
所以……那到底是不是兰德?
15.很明显,玩家的身份很神秘。如果他和主角聊着聊着突然失忆,或者和反派打着打着突然失忆,估计双方都会很懵逼